萧瑾琛。

持续性混吃等死系列√自己写的开心就好。

[杰佣]Birthday Surprise.(二)

沈遇安。:

Alpha杰×Omega佣 玫瑰爵×刺客披风
@萧瑾琛。  ←文章作者是我和夫人。
长更,千字预警,打斗预警,下章是车。
[1]
[2.1]
二、Dance.(2)


    “You're so sweet,honey.It's an honor for you to come.”
   
    杰克用严肃认真的腔调说着格外暧昧的话,似乎给空气升了温。奈布拖着因被雨淋湿而失去了火红的张狂色调的披风,一步步走向那个让临近发/情的他移不开眼的人。
   
    七分钟。
   
    奈布默念着,站到了杰克身侧。他的视线移到男人那只颜色如同冷玉一样的手上,察觉到自己的喉咙竟然有些隐约的干涩。
   
    这可不是好兆头。
   
    “Happy birthday,Jack.”
   
    奈布强压下不切实际的幻想,凑到杰克的耳边,呢喃着道出祝词。并伸手拽着他一丝不苟的领带扯到身前,同时抬膝将右腿压上钢琴椅,愉悦地察觉了绅士身体的僵硬——他的左腿压制着杰克双腿,却偏偏有一种在调情一般的暧昧。
   
    “Come on. Let's dance. ”
    “To prove who is the worse one.”
   
    腺体释放一丝甜蜜的朗姆酒信息素,奈布咬着牙努力压抑将要发/情的本能。杰克本能地去辨识这一丝甜美的气息,却因不小心走神失了先机——奈布空闲的手自长筒靴内抽出弯刀横至对方脖颈前,宛若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咧开了微笑。


    五分钟。
   
    面具下笑声愉悦,好像没将能够要了命的弯刀放在眼中。奈布心中徒增烦躁,将弯刀狠狠地向着杰克的脖子划去,没有丝毫留手。
   
    弯刀与利爪相撞、摩擦,刺耳的声音将古典优雅的乐曲掩盖了片刻。奈布迅速猛推一把钢琴,音键发出混乱的声响。反推力令他们之间拉开了不小的距离。宅邸里的一切物品的价值都在此刻体现出来,吊灯,镂空扶栏,钢琴,花瓶。一切都将成为这场特殊的舞会中与众不同的道具。


    “Catch me.”
    挑衅者舔了舔唇,咧出个笑容来。
   
    三分钟。


    捕猎者锐利的爪刀裹着利风直击奈布的后背,而他极速侧身翻过楼梯的栏杆腾空奋力跳向一旁的吊灯,随即又借着吊灯摆动的惯性落于空旷大厅的另一角。


    一分钟。


    优雅的绅士哼着的小曲应和老唱片的音乐,他像是把这里当成了又一个追逐的场所,享受着不同于往日的游戏带给他的新奇体验。佣兵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站在二楼的栏杆边,毫不犹豫的举起一旁的陶瓷花瓶向猎人砸去,动作顿了顿,一脚踏上栏杆,跃起身拽着窗帘又欲利用摆动转移。
   
    ……糟糕。
   
    手臂一软没能抓住窗帘,身体下落了半米后就停止了——本是意气风发的挑衅者满脸汗水,强撑着一丝意识拽住了窗帘。汗水滑入眼眶模糊了视线,令他只能勉强凭借那一抹独一无二的玫瑰色辨认对方位置。汗水混合着雨水令后背湿透,他近乎要把一口牙咬碎,将手指嵌进窗帘中支撑身体。


    “……You win.”
    他突然笑了起来,以近乎微不可查的声音说着,身体坠了下去。
   
    杰克早已察觉猎物越来越迟缓的动作和粗重的喘息,空气中也漫起一丝甜蜜的信息素。他并不认为那是奈布在演戏——廓尔喀的笨小子不会玩那种心机。所以他格外注意了几分。而当奈布的身体坠下来的一瞬间,绅士抛下他所有的教养,冲过去将他接住并牢牢抱进怀里。
   
    “Catch you.”
    他凑到奈布的耳边低声呢喃。


    奈布已经无力说话,爆发的信息素是最好的回应。杰克宛如一个瘾君子般深深地嗅闻将他包裹的甜美气息,摘下面具将唇印上佣兵的嘴角。


    “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不可能抓到我。”
   
    乐曲落下最后一个音符,风雨骤起。


    ——————

[杰佣]Birthday Surprise.(二)

沈遇安。:

Alpha杰×Omega佣 玫瑰爵×刺客披风
梗来源是夫人的生贺自戏,写的超好看!!本文由其改编而来。
@萧瑾琛 ←文章作者是我和夫人。
乱写的,有OOC见谅。
一在空间,手动指路。有哪位小可爱会添加链接的话麻烦教我!!顺手求扩列。


二、Dance.(1)
   
    顶着呼啸的狂风,奈布轻车熟路地摸到破旧红教堂边上的那栋小阁楼,时间却也过去了十分钟,已经开始有雨滴砸到地上。他瞥了眼半开着似是等待什么的大门,转身从一堵矮墙借力,踩上二楼的窗沿。
   
    该死,锁上了。
   
    他在心里用不知名的土语骂了句脏话,迎着愈来愈激烈的风雨在突出的房檐借力,跳跃到另一扇窗户的外面——感谢上帝,这扇窗没锁——奈布拉开窗后,迅速翻身跃进阁楼中,将不甘心的狂风暴雨死死关在窗外。
   
    奈布松了一口气,平复着有些加速的心跳,后知后觉察觉到阁楼中回荡的古典音乐,与应和音乐的钢琴音。
   
    廓尔喀的笨小子意识到,这口气松早了。
   
    他硬着头皮想假装自己并没有不礼貌的翻窗行为、是个遵守社交礼仪参加朋友生日宴会的客人,却吹了声口哨迈腿跨坐到楼梯的扶手上,像个孩童似的滑到了一楼大厅。而端坐在钢琴前的高大男人很给面子地侧头对他行了注目礼,琴音不停甚至还欢快了几分,像是包容一个调皮的顽童。
   
    “作为您生日宴会唯一的客人,或许我应该表示一下我的荣幸?”
   
    幸好没有其他人。
   
    奈布缓缓沉了口气,一边暗自计算自己还剩下的时间,一边笨手笨脚地行了个自认为的绅士礼。滑稽的动作却取悦了钢琴前的人,面具下传出一声磁性悦耳的低笑。
   
    “You're so sweet,honey.It's an honor for you to come.”
   
    杰克用严肃认真的腔调说着格外暧昧的话,似乎给空气升了温。奈布拖着因被雨淋湿而失去了火红的张狂色调的披风,一步步走向那个让临近发/情的他移不开眼的人。


    ——————

[七九]杜鹃啼血却残秋/短篇

#杜鹃啼血却残
#原装九单视角
#私设如山,就是想虐波九,码个独白
#纯属自己写的开心

“呵,岳清源。”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

自诩清高为人仁厚,温文尔雅实乃正人君子,年纪尚轻身为一派掌门,前程斐然。

可笑吗?是个连利弊这种,随便指个混于市井之地的小人都可以权衡区分,却唯独他难以做出取舍的天真幼稚之人。

可笑。

最后这个背信弃义的人,落了个万箭穿心的下场。

简直咎由自取。

红尘喧嚣渐远,耳边只剩下片叶穿林之声……和自己沉重的呼吸。

贵为一派掌门的祭碑自然是不会寒酸,伸手抵在冰冷的坟碑前,指尖掠过其上繁琐的纹饰,不经想起多年前,有个人也是如此将手指抵在那木纹花雕上,告诉门中苦苦等待的人,

“我会来救你的。”

恍如隔世,如今也是处在这般境地,才能知晓当时门外人的无奈。

痛。

痛彻心扉。

脑中的记忆不断的扭转成锋利的匕首,一刀刀的似刻在心尖,撕扯着皮肤和肌肉并不断的翻搅,顺着神经一丝丝蔓延至脑中。一切的话语都凝成刺耳的声音,尖锐,嘈杂,盖去了一切理智。原以为不会再有此地如同四肢尽废的痛感,却没想到单单只是一个念想便能如此令人肝肠寸断。

手中施力不断遏制自己的情绪直至指尖泛白,碑沿的尖锐花纹刺破了指尖,嵌进了掌心流出丝丝血液却也毫无感觉。心口像是被人生生扯断了关节之后却又将残肢断骨深深撵过伤口一样,撕扯着全身的痛觉神经。

最后终是没有忍住,理智线崩溃的一刹,口中腥甜的气息翻涌,血迹顺着唇畔滴落。

岳清源……

七哥……

复又干咳出几口鲜血,倚着碑沿躯身跪于墓前,却在不经意间眼中愈发干涩。泪迹流入口中,难免是一番苦涩。强忍着哭腔扯动嘴角自嘲似的讥讽,觉得他可悲可怜,可叹可怒。

……明明已经错过了一次,再错过一次又如何呢?继续当你的苍穹掌门,高枕无忧的忘记沈清秋这个身败名裂欺师灭祖为门派抹黑的人渣不好吗?

让我自生自灭自食恶果有那么困难吗!一定要拿着你那无知幼稚的正义感来找我你才能安心吗!

……只求黄泉路上的你走快些,再走快些。

下辈子别碰到沈清秋,沈九这个人,不要再有过多本不应有的纠缠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似是杜鹃啼血,却是残秋。

[杰佣]Birthday surprise.

由给他的生贺自戏改编,戏丑没气都是这个家伙改的好。

听说有车我是拒绝的)

沈遇安。:

Alpha杰×Omega佣 玫瑰爵×刺客披风
梗来源是夫人的生贺自戏,由其改编而来。
@萧瑾琛 ←文章作者是我和夫人。
乱写的,有OOC见谅。
重新编辑着补充一下,可能会有车。


一、Medicine.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奈布·萨贝达?我不记得你有这么高尚。”


黑云翻滚,压抑地掩盖整个天空。乌鸦盘旋不休,发出凄厉的哀鸣。古堡的公共客厅中,艾米丽·黛儿用注射器抽了一管浅色药剂。她的手指轻按尾端,令注射器的针头喷出一些液体,确保流通。


“早就告诉过你,如果有人说他不怕死,那么一定是在说谎——除非他是廓尔喀人。”
“更何况,在这里的人,哪有谁比谁高尚。”


奈布漫不经心地卷着袖子,说着话的时候,他的嘴角扬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艾米丽的视线转移到佣兵那暴露在湿冷空气中、算得上是瘦弱的手臂上,却不敢小觑半分。她不止一次地见证这手臂虎狼一般的爆发力。


“你只需要和往常一样把这管东西注射进我的手臂里就好。”


她沉默半晌,最终妥协了,冲奈布点点头。而他——看起来并没有惊讶于艾米丽的决定——抬起了手臂,递给举起注射器的医生。


“话说,你真的有‘行医执照’吗?我有点担心这药的效果。”


“大概半小时后会让你站不起来。另外,我不介意让你的担心成为现实。我想想,多加半剂药怎么样?”


“得了吧,天知道这一剂药里就有多少杂质。我可不想死在你手里。”


她意义不明地哼笑一声,不置可否。直到最后一滴药剂也被推入奈布手臂后,将注射器收了起来。她看着佣兵两下将袖子翻下去,目送他翻窗冲入昏暗的天地之间。


“给自己注射这样的药剂,真的只是为了刺杀他吗,奈布·萨贝达?”


艾米丽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疾风夹着落叶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闷雷一声声捶在她心头,恍若心脏也随之剧烈跳动。


风雨欲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