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琛。

持续性混吃等死系列√
家里有个小狼崽叫沈遇安。
文笔不好也不是很会说话,自己写的开心就好。
心眼很小,巴掌大的地方也只放的下喜欢的人和亲友。
挖坑大手,有时候脑完就懒了。

[七九]杜鹃啼血却残秋/短篇

#杜鹃啼血却残
#原装九单视角
#私设如山,就是想虐波九,码个独白
#纯属自己写的开心

“呵,岳清源。”

世界上怎么会有那么傻的人……

自诩清高为人仁厚,温文尔雅实乃正人君子,年纪尚轻身为一派掌门,前程斐然。

可笑吗?是个连利弊这种,随便指个混于市井之地的小人都可以权衡区分,却唯独他难以做出取舍的天真幼稚之人。

可笑。

最后这个背信弃义的人,落了个万箭穿心的下场。

简直咎由自取。

红尘喧嚣渐远,耳边只剩下片叶穿林之声……和自己沉重的呼吸。

贵为一派掌门的祭碑自然是不会寒酸,伸手抵在冰冷的坟碑前,指尖掠过其上繁琐的纹饰,不经想起多年前,有个人也是如此将手指抵在那木纹花雕上,告诉门中苦苦等待的人,

“我会来救你的。”

恍如隔世,如今也是处在这般境地,才能知晓当时门外人的无奈。

痛。

痛彻心扉。

脑中的记忆不断的扭转成锋利的匕首,一刀刀的似刻在心尖,撕扯着皮肤和肌肉并不断的翻搅,顺着神经一丝丝蔓延至脑中。一切的话语都凝成刺耳的声音,尖锐,嘈杂,盖去了一切理智。原以为不会再有此地如同四肢尽废的痛感,却没想到单单只是一个念想便能如此令人肝肠寸断。

手中施力不断遏制自己的情绪直至指尖泛白,碑沿的尖锐花纹刺破了指尖,嵌进了掌心流出丝丝血液却也毫无感觉。心口像是被人生生扯断了关节之后却又将残肢断骨深深撵过伤口一样,撕扯着全身的痛觉神经。

最后终是没有忍住,理智线崩溃的一刹,口中腥甜的气息翻涌,血迹顺着唇畔滴落。

岳清源……

七哥……

复又干咳出几口鲜血,倚着碑沿躯身跪于墓前,却在不经意间眼中愈发干涩。泪迹流入口中,难免是一番苦涩。强忍着哭腔扯动嘴角自嘲似的讥讽,觉得他可悲可怜,可叹可怒。

……明明已经错过了一次,再错过一次又如何呢?继续当你的苍穹掌门,高枕无忧的忘记沈清秋这个身败名裂欺师灭祖为门派抹黑的人渣不好吗?

让我自生自灭自食恶果有那么困难吗!一定要拿着你那无知幼稚的正义感来找我你才能安心吗!

……只求黄泉路上的你走快些,再走快些。

下辈子别碰到沈清秋,沈九这个人,不要再有过多本不应有的纠缠了。

莫听穿林打叶声,似是杜鹃啼血,却是残秋。

评论(5)

热度(38)

  1. 沈遇安。萧瑾琛。 转载了此文字
    夫人,你且等着我的冰九车和万箭穿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