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琛。

持续性混吃等死系列√
家里有个小狼崽叫沈遇安。
文笔不好也不是很会说话,自己写的开心就好。
心眼很小,巴掌大的地方也只放的下喜欢的人和亲友。
挖坑大手,有时候脑完就懒了。

[杰佣]Birthday surprise.

由给他的生贺自戏改编,戏丑没气都是这个家伙改的好。

听说有车我是拒绝的)

沈遇安。:

Alpha杰×Omega佣 玫瑰爵×刺客披风
梗来源是夫人的生贺自戏,由其改编而来。
@萧瑾琛 ←文章作者是我和夫人。
乱写的,有OOC见谅。
重新编辑着补充一下,可能会有车。


一、Medicine.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奈布·萨贝达?我不记得你有这么高尚。”


黑云翻滚,压抑地掩盖整个天空。乌鸦盘旋不休,发出凄厉的哀鸣。古堡的公共客厅中,艾米丽·黛儿用注射器抽了一管浅色药剂。她的手指轻按尾端,令注射器的针头喷出一些液体,确保流通。


“早就告诉过你,如果有人说他不怕死,那么一定是在说谎——除非他是廓尔喀人。”
“更何况,在这里的人,哪有谁比谁高尚。”


奈布漫不经心地卷着袖子,说着话的时候,他的嘴角扬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艾米丽的视线转移到佣兵那暴露在湿冷空气中、算得上是瘦弱的手臂上,却不敢小觑半分。她不止一次地见证这手臂虎狼一般的爆发力。


“你只需要和往常一样把这管东西注射进我的手臂里就好。”


她沉默半晌,最终妥协了,冲奈布点点头。而他——看起来并没有惊讶于艾米丽的决定——抬起了手臂,递给举起注射器的医生。


“话说,你真的有‘行医执照’吗?我有点担心这药的效果。”


“大概半小时后会让你站不起来。另外,我不介意让你的担心成为现实。我想想,多加半剂药怎么样?”


“得了吧,天知道这一剂药里就有多少杂质。我可不想死在你手里。”


她意义不明地哼笑一声,不置可否。直到最后一滴药剂也被推入奈布手臂后,将注射器收了起来。她看着佣兵两下将袖子翻下去,目送他翻窗冲入昏暗的天地之间。


“给自己注射这样的药剂,真的只是为了刺杀他吗,奈布·萨贝达?”


艾米丽抬头看着天空喃喃自语。疾风夹着落叶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闷雷一声声捶在她心头,恍若心脏也随之剧烈跳动。


风雨欲来。


——————

评论(1)

热度(65)

  1. 萧瑾琛。沈遇安。 转载了此文字
    由给他的生贺自戏改编,戏丑没气都是这个家伙改的好。 听说有车我是拒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