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琛。

持续性混吃等死系列√
家里有个小狼崽叫沈遇安。
文笔不好也不是很会说话,自己写的开心就好。
心眼很小,巴掌大的地方也只放的下喜欢的人和亲友。
挖坑大手,有时候脑完就懒了。

[杰佣]Birthday Surprise.(二)

沈遇安。:

Alpha杰×Omega佣 玫瑰爵×刺客披风
@萧瑾琛。  ←文章作者是我和夫人。
长更,千字预警,打斗预警,下章是车。
[1]
[2.1]
二、Dance.(2)


    “You're so sweet,honey.It's an honor for you to come.”
   
    杰克用严肃认真的腔调说着格外暧昧的话,似乎给空气升了温。奈布拖着因被雨淋湿而失去了火红的张狂色调的披风,一步步走向那个让临近发/情的他移不开眼的人。
   
    七分钟。
   
    奈布默念着,站到了杰克身侧。他的视线移到男人那只颜色如同冷玉一样的手上,察觉到自己的喉咙竟然有些隐约的干涩。
   
    这可不是好兆头。
   
    “Happy birthday,Jack.”
   
    奈布强压下不切实际的幻想,凑到杰克的耳边,呢喃着道出祝词。并伸手拽着他一丝不苟的领带扯到身前,同时抬膝将右腿压上钢琴椅,愉悦地察觉了绅士身体的僵硬——他的左腿压制着杰克双腿,却偏偏有一种在调情一般的暧昧。
   
    “Come on. Let's dance. ”
    “To prove who is the worse one.”
   
    腺体释放一丝甜蜜的朗姆酒信息素,奈布咬着牙努力压抑将要发/情的本能。杰克本能地去辨识这一丝甜美的气息,却因不小心走神失了先机——奈布空闲的手自长筒靴内抽出弯刀横至对方脖颈前,宛若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咧开了微笑。


    五分钟。
   
    面具下笑声愉悦,好像没将能够要了命的弯刀放在眼中。奈布心中徒增烦躁,将弯刀狠狠地向着杰克的脖子划去,没有丝毫留手。
   
    弯刀与利爪相撞、摩擦,刺耳的声音将古典优雅的乐曲掩盖了片刻。奈布迅速猛推一把钢琴,音键发出混乱的声响。反推力令他们之间拉开了不小的距离。宅邸里的一切物品的价值都在此刻体现出来,吊灯,镂空扶栏,钢琴,花瓶。一切都将成为这场特殊的舞会中与众不同的道具。


    “Catch me.”
    挑衅者舔了舔唇,咧出个笑容来。
   
    三分钟。


    捕猎者锐利的爪刀裹着利风直击奈布的后背,而他极速侧身翻过楼梯的栏杆腾空奋力跳向一旁的吊灯,随即又借着吊灯摆动的惯性落于空旷大厅的另一角。


    一分钟。


    优雅的绅士哼着的小曲应和老唱片的音乐,他像是把这里当成了又一个追逐的场所,享受着不同于往日的游戏带给他的新奇体验。佣兵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他站在二楼的栏杆边,毫不犹豫的举起一旁的陶瓷花瓶向猎人砸去,动作顿了顿,一脚踏上栏杆,跃起身拽着窗帘又欲利用摆动转移。
   
    ……糟糕。
   
    手臂一软没能抓住窗帘,身体下落了半米后就停止了——本是意气风发的挑衅者满脸汗水,强撑着一丝意识拽住了窗帘。汗水滑入眼眶模糊了视线,令他只能勉强凭借那一抹独一无二的玫瑰色辨认对方位置。汗水混合着雨水令后背湿透,他近乎要把一口牙咬碎,将手指嵌进窗帘中支撑身体。


    “……You win.”
    他突然笑了起来,以近乎微不可查的声音说着,身体坠了下去。
   
    杰克早已察觉猎物越来越迟缓的动作和粗重的喘息,空气中也漫起一丝甜蜜的信息素。他并不认为那是奈布在演戏——廓尔喀的笨小子不会玩那种心机。所以他格外注意了几分。而当奈布的身体坠下来的一瞬间,绅士抛下他所有的教养,冲过去将他接住并牢牢抱进怀里。
   
    “Catch you.”
    他凑到奈布的耳边低声呢喃。


    奈布已经无力说话,爆发的信息素是最好的回应。杰克宛如一个瘾君子般深深地嗅闻将他包裹的甜美气息,摘下面具将唇印上佣兵的嘴角。


    “无论何时何地……你都不可能抓到我。”
   
    乐曲落下最后一个音符,风雨骤起。


    ——————

评论

热度(39)

  1. 萧瑾琛。沈遇安。 转载了此文字